亚洲Av无码Av日韩Av网站

首頁 > 最高榮譽勛章獲得者

楓葉百年夢

2020-07-08 16:29:20


我加入楓葉團隊之時,本想著前5年做楓葉的事情,后5年做自己的事情,70歲完全退休,過頤養天年的生活。


但是,楓葉事業蒸蒸日上,任書良董事長執著于楓葉事業的精神,容不得我再想自己的事情,就這樣一做就是27年。

楓葉教育已經走過了25年的發展歷程。我和楓葉人一樣,都期盼著實現楓葉百年夢。

楓葉第一所國際學校的誕生

大連校區是楓葉教育創始人任書良創辦的第一所楓葉國際學校,也是全國第一所在教育部備案的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大連楓葉國際學校成立的時間點,幾乎與國家正式出臺中外合作辦學的政策法規同步。

1994年春節,任書良先生來到石家莊,就餐時提出一個問題:“我想辦一所中外合作學校,開設中國課程,把加拿大高中課程引進來,你看行不行?”

這個問題提得比較突然。我當時想:創建中外合作的學校,得看看國家政策是不是允許,再看看有沒有先例。最后,議定先研究一下國家政策,然后再考慮如何辦學。

我們從國家教委一個指導性文件了解到,國家允許個人或者企業依法辦學, 但不允許宗教辦學。小學、初中屬于義務教育,義務教育階段不允許中外合作辦學,但是高中階段是否允許,該文件沒有提。

那么,高中是不是可以中外合作辦學呢?常言說:法無禁止則可行。這使我們看到了政策上的空間。于是我們請臧宛生先生到國家教委,找朱開軒主任請示咨詢。朱開軒主任回答:小學、初中屬于義務教育,不可以中外合作辦學,高中可以考慮。

有了這個回復,我們開始找到河北、北京和天津的教委請示合作辦學的事情。因為國家當時尚未正式出臺法規文件,所以各地教委均對此非常慎重,或表示拒絕。這使我們遇到了很大困難。

幸運的是,此時國家教委已經開始研究中外合作辦學政策,特別是時任國家教委辦公廳主任、教育部原副部長張寶慶和時任綜合處處長、國際合作與交流司原司長曹國興給予了很大支持和鼓勵。

1994年春,大連和溫哥華結為友好城市舉行招商會,任書良董事長抓住機遇,合作創辦大連楓葉國際學校成為友好城市的簽約項目之一,合作辦學取得了實質性進展。

1995年春,國家《中外合作辦學暫行辦法》正式對外公布,遼寧省大連市各級領導、部門正式批準我們的辦學申請,并頒發了辦學許可。就這樣,大連楓葉國際學校幾乎與國家政策同步誕生,成為全國第一所在教育部備案的中外合作辦學機構。

海灘聳起中西合璧的楓葉校園

在大連金石灘一片雜草叢生的海灘上,我們開始建設楓葉第一所學校。按照當初的規劃,只是設計建設一所容納1000名學生的學校。萬萬沒有想到,楓葉會發展到如今在國內外27座城市、建有100所學校的規模。

楓葉辦學理念和特色優勢是中西教育優化結合,楓葉建筑作為楓葉文化的載體,如何與楓葉融會中西的理念相匹配,是我們長期關注的問題,也是一直研討的課題。而且,從建設楓葉第一座教學樓起,就開始了對校園建筑實現中西融合風格的實踐探索。

20世紀50年代,北京外經貿部大樓和國家計委大樓都是中西融合的建筑風格,但是都只能作為一種探索,并不適用于學校。為了找到中西融合的建筑風格,我們咨詢過相關專家,到大學建筑系了解過這方面的教學經典案例,到圖書館查閱有關資料,但都沒有得到令人滿意的結果。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毅然決定自主創新。當時,任書良董事長從加拿大帶回很多圖紙和照片,我們在借鑒西方建筑風格的同時,融入中國傳統建筑的一些文化元素,開始構思楓葉自己的建筑文化。同時,聘請全國著名建筑設計大師吳天柱主持大連楓葉國際學校的第一座校園的設計。

我們把設計理念、文化創意講給了吳天柱大師。任書良董事長特別提出了“塔式鐘樓”的設計。經過設計團隊的精雕細琢,教學樓建筑整體上呈現了中西融合的特色,“塔式鐘樓”成為楓葉校園標志性的建筑。

“藍天、碧海、青山,海鷗天際飛旋……”當楓葉校歌唱響的時候,巍然聳立的紅墻綠瓦和塔式鐘樓組成的楓葉校園建筑,向人們昭示著中西教育優化結合的理念和特色。

建設武漢校區的苦與樂

武漢校區是楓葉成功走向全國的第一步。

大連建校10年之后,楓葉在社會上有了名氣。時任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領導循聲到大連楓葉暗訪,對楓葉十分認可,決定引進楓葉。

經過洽談,雙方達成辦學協議:東湖高新區為楓葉提供教育用地398畝,包括一個100畝的湖面,讓楓葉建設一個漂亮的校園區。

東湖高新區領導非常關注楓葉校園建設。開發區主任親自帶領有關部門干部和工程技術人員到大連,現場考察楓葉校園建筑風格,商討武漢校區建筑的設計方案。高新區主任在會上要求規劃局局長負責找全國最好的設計院,設計“最漂亮的楓葉校舍”。他非常風趣地說:“武漢學校是楓葉的,也是東湖高新區的,我們要合作生出一個最漂亮的孩子。”

會后,武漢楓葉校園建筑設計任務交給了全國最大、最好的設計院華東建筑設計院。華東建筑設計院一般只承接大項目,不接手小項目,出于對東湖高新區的尊重,才承接了武漢校區設計任務,但設計費很高。

華東建筑設計院果然出手不凡,設計了幾套漂亮的方案,邀請楓葉和規劃局等到上海參與審定。經過多次修改,武漢校區花園式的建筑方案確定下來。其設計標準和建筑風格,特別符合楓葉融匯中西的特色,成為楓葉推出學校建設標準的基礎。

通過招標,我們確定了施工單位,但工程開工之后,遇到了想象不到的困難和阻力。

施工初期,水務局認定校區水域是“湖”,湖面周圍不準搞建筑。無奈,我們找到市政府相關部門,查找“塘”與“湖”的界定依據,以及該水面究竟是“塘”,還是“湖”?結果認定是塘而不是湖,從而結束了一場紛爭,使校園施工得以繼續。

“塘湖之爭”解決后,環保局認定校園所在區域屬東湖風景區,建設學校必須經有資質的評估機構做出環評報告。這事兒應該辦,但這恐怕要耽誤工程進度,哪里等得起?于是,我們再找政策依據,查到國家環保總局的規定:“學校建設只需進行環保登記。”據此,我們據理力爭,市、區環保局召開專題會議研究審批,最終同意學校繼續施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大的困難和阻力接踵而來。

問題還出在水塘上。這水塘曾由村民承包經營,承包戶阻撓施工,政府和村委會出面做工作也無效。承包戶起訴,法院判決承包戶敗訴。承包戶仍然阻撓工程車輛進場,攔截施工隊伍。多次溝通無效,我們請社會發展局出面相助。社發局組織人力,將施工隊伍開進工地強行施工。承包戶見勢不妙,趁機登上幾十米高的塔吊,以“跳塔自殺”相威脅。

此舉驚動公安和消防大隊,派出警車、消防車布設保護網。承包戶在塔吊上高喊“不答應條件就不下來”,事態近乎失控。但我們堅持原則、不屈服、不退讓。承包戶在塔吊上堅守5~6小時之久,見無機可乘,自己主動下來,當即被公安部門拘留。

校區內還有一個需要拆除的建筑(小酒館),承包戶拒拆并阻撓施工,政府多次做工作無效,公安部門出動特警300人,全副武裝,調來大型施工機械強行拆除,并警告“如再阻撓施工,立即抓捕”。承包戶見大勢已去,只好就此罷休。鬧事平息之后,村民又開始要求承包工程。我們在維護楓葉權益、采用公開招標的前提下,允許村民參與平整場地、修整道路、土石方等基礎工程的投標。經過評審,村民中標。這樣既維護了楓葉的權益,又與村民建立了和諧的關系。

經過半年多的努力拼搏,武漢校區一期工程于2007年8月底完成,確保了9月1日按時開學。看到武漢校區亮麗的校園建筑群,我們忘掉了艱辛,充滿了快樂。

楓葉最高榮譽屬于每一個建設者

武漢楓葉校區工程尚在掃尾,重慶楓葉校區建設任務提上了日程。2009年年初,我們緊鑼密鼓地辦理了立項、設計、審批、招標和施工許可證,正式開工之后,又遇到了預想不到的困難。

施工隊伍進場后,發現施工區山上埋有民用光纜、軍用光纜和天然氣管道。這些設施在設計和招標之前未能發現。問題的出現,無疑給施工造成了巨大困難。

民用光纜、軍用光纜是國家和軍隊重要的通信設施,誰都不能觸碰,依法依規報請有關部門協調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為此,我們尋求軍隊和地方政府部門的支持,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地登門拜訪,反復溝通。在駐軍部隊和地方政府的協調支持下,事情取得進展。軍、民光纜的主管部門同意在保證建校施工和通信暢通的前提下,劃定安全施工區域,一邊遷移光纜,一邊建設學校。就這樣, 壓在我們頭上的最大難題終于得到了解決。

天然氣管道的遷移在政府部門的大力支持和幫助下,天然氣公司和我們一起研究施工方案,各方全力配合,順利完成了管道遷移任務。

難題解決后,正在我們集中全力搶工期的時候,重慶雨季又來了。天天下雨,使我們無法正常施工。為了不誤9月開學,施工單位想盡了各種辦法,做出了很大努力,涌現了很多動人的事跡。項目經理郭振山帶頭連續七天七夜奮戰在工地上,我們多次動員他回去休息一下,他始終沒有離開工地,直至完成任務。

重慶楓葉校區的建設工期進度之快,贏得政府和各界贊譽。當地報紙刊發報道稱贊“創造了深圳速度”。

經過各方的共同努力,漂亮的重慶楓葉校區終于趕在開學前投入使用。楓葉教育集團為兩個施工單位頒發了錦旗,并破例為施工單位項目經理郭振山頒發了楓葉最高榮譽勛章。這枚沉甸甸的楓葉最高榮譽勛章,不僅屬于施工單位,也屬于所有支持、幫助和參與重慶楓葉校區建設的人。

我的使命觀、責任觀和榮譽觀

楓葉人有共同的使命,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責任感和榮譽感。

25年來,我的使命和責任,就是為楓葉每一所學校工程建設的質量工期提供保障。

楓葉從1所到100所學校的數百棟校舍建筑,不管是新建,還是裝修改造,都必保在9月1日開學之前投入使用。

新建一所學校,一般施工期都是6個月左右,而合理工期實際需要12~18個月,施工的工期是多么緊張,可想而知。

為了建校工程的質量和工期,我和團隊必須與時間賽跑。每天拿著工程進度表,計算時間。20多年來,楓葉建校工程一個接一個,甚至一年有幾個項目同時施工。因此,每天工作10~12小時,每周工作7天,幾乎成了常態化。

早上起床后,在床頭上過一遍當天的工作任務。上班巡視工地,發現問題就地解決。一天開三個會,每個會半小時。項目碰頭會經常就在工地現場上開。每天施工總結會、工作部署會經常開到晚上 10—11點。保質量、搶工期就是與時間賽跑,容不得半點偷閑。

使命感、責任感和榮譽感,這“三感”不僅來自工程本身,更是來自學生、家長和社會。2015年夏,義烏楓葉校區建設工程由于種種原因導致工期延后。快要開學了,還無法讓學生和家長進校參觀。有一天,一個六七歲的孩子對我說:“爺爺,讓我進去看看我的宿舍吧。”孩子的話語和稚嫩的聲音,讓我心碎,令我 感到責任的重大。

楓葉從1所到100所學校,每一所學校的建設都是一部創業史和奮斗史。每個項目的建設過程都十分緊張,必須現場親自指揮。武漢校區、重慶校區和大連園區工程建設連在了一起,我在一線工地連續奮戰了3年多。上海、義烏校區駐現場3個多月。駐工地指揮施工成了一種生活習慣,從未想過困難。

校舍建設中的困難是想象不到的。平頂山校舍工程開工之際,出現一股勢力公開阻止施工隊伍施工。他們扒圍欄、破壞施工樁基、阻撓材料進場,不讓施工人員作業,不讓挖掘機挖土。當地政府采取了許多措施予以制止,但這股勢力不聽勸阻和警告,事情越演越烈,后來發展到實施暴力,追趕攔截施工車輛,用石頭砸車傷人,極力阻撓施工建設。這伙人的目的,就是想讓我們把工程交給他們做。

在極端困難的情況下,我和劉麗華副總裁帶領我們的建設人員堅守崗位。在政府和公安部門的大力支持下,以無所畏懼的精神,不向邪惡勢力低頭,坐鎮工地現場指揮68天,戰勝了邪惡勢力,直至工程交付使用,學校如期開學。

楓葉集團規定:集團高管70歲退休,我73歲時,集團和董事長為了讓我頤養天年,不再擔任副董事長和產業后勤總裁一線職務,榮任楓葉教育集團終身名譽主席。不久,第一個外埠楓葉校園開始建設,我又義不容辭地擔負起楓葉武漢校區建設總指揮,吃、住、生活、工作在工地。武漢工程尚未結束,重慶校區又開工建設,我又兼職重慶校區建設總指揮。重慶校區建設還在進行之中,大連教育園區建設工程告急。就這樣,武漢、重慶、大連校區建設一肩挑,雖然任務很重,但使命觀、責任觀和榮譽觀在召喚,也在給我力量,容不得去想頤養天年的事情。

現在,楓葉已在國內外27座城市建設了100所學校,每一所學校都凝聚著楓葉人的艱苦付出和努力,也凝聚著我的使命感、責任感和榮譽感。

制定楓葉學校建設標準和管理規范

楓葉從第一所學校(大連金石灘)的設計理念,到武漢校區建筑設計取得突破,再到重慶校區、鎮江校區、洛陽校區、天津校區、上海校區建設,歷經25年的積累,逐步形成其中西融合的校園建筑風格,形成了包括內外裝修在內的獨具楓葉建筑特色、楓葉建筑的設計標準和管理模式。

在多年實踐的基礎上,我不斷總結,積累經驗,撰寫了楓葉自己的學校建設標準和管理規范,現已編撰了6本書籍,包括《楓葉建設管理規范》上卷/下卷/ 附卷、《融匯中西的楓葉建設》和《楓葉科教產業標準化管理規范》上卷/下卷等。這些書籍,為楓葉學校建筑工程提供了數據和操作指南,使楓葉校園建設有標準,管理有規范,風格有特色。同時成為“建設中國的楓葉,建設世界的楓葉”標準體系的基礎組成部分。

這些書籍,凝聚著楓葉一代人的深厚感情,寄托著實現楓葉百年夢想的夙愿。

楓葉給了我健康

我今年87歲了,仍然堅持工作。常常有人問我:健康有什么秘訣?我的回答很簡單——楓葉這個事業好,讓我工作停不下腳步。

還有人問我,是如何鍛煉身體的?我的回答是:工作就是鍛煉。在工地上來回跑,樓上樓下檢查工程質量和進度,帶著一種愉悅的心情,不覺得苦和累。有時候,工程上遇到煩心事,我也會向施工方或管理者發脾氣,但只要工作改進了,工程進度上去了,我從不把煩心事兒放在心上。

80歲生日,集團和董事長為我和另一位外籍老員工舉行了生日慶典,自此, 我本該退下來,可是上海、義烏、平頂山的工程容不得我停下腳步,我再次沖上了前線。每次乘飛機出差,人們見到我80多歲高齡,身體仍然這么硬朗,還在為工作飛來飛去,很多人投來贊許的眼光。

楓葉給了我榮譽

楓葉設立楓葉最高榮譽勛章后,我成為第一枚楓葉最高榮譽勛章的獲得者。大連小學建成精品工程后,董事會為我豎起一塊功德碑。

大連男校擴建工程竣工后,教學樓命名為“李萬慶樓”。

武漢校區一期工程竣工后,任書良董事長提議把校園廣場命名為“萬慶廣場”。

我覺得,我只不過做了應做的工作。這些榮譽,不是僅屬于我個人,而是屬于全體楓葉人。

對金錢、榮譽、待遇、地位,我看得非常淡薄。楓葉一個工程項目往往數千萬甚至上億元,我從不索取個人私利,而且立下“楓葉廉潔公約”和“員工守則”,并將廉潔條款寫入合同作為法律約束。不僅我個人堅守廉潔,也帶領楓葉產業后勤團隊保持廉潔品格。我常給大家講,楓葉是教書育人的地方,絕不能因為我們的不良形象污染下一代。每一個和楓葉工程打過交道的部門和單位,公認楓葉是一塊凈土。

人生的價值,絕非金錢所能衡量。在我73歲擔任武漢校區總指揮時,工期、質量、管理方面贏得了良好口碑。工程臨近收尾時,一家企業老板給我年薪60萬、一部車、一棟別墅,讓我去做工程總指揮。我的回答是:無論多少錢、多么豐厚的待遇,我都不會離開楓葉。人生的價值在于對社會的奉獻,在于對事業的追求,而絕非金錢。

我的楓葉百年夢

每個楓葉人都在為楓葉筑夢。楓葉更加美好的未來,就是我和楓葉人的楓葉百年夢。

2018年,我到英國考察學習學校建設經驗。在古老的英國名校,我仿佛看到了楓葉百年基業長青的影子。

那些古老名校的建筑雖然古樸,但是風貌依舊,典雅猶存,展現著英國的教育文化和精神氣質。英國名校的歷史傳統與現代教育相結合的特點,為我們打造楓葉百年基業提供了啟發和借鑒。

20多年來,我們一步一步地實踐積累、優化完善,已經形成了楓葉自己的融匯中西的建筑風格。這種風格要傳承下去,優化下去,使之臻于完美。

見證楓葉百年歷史的還有校園樹木。未來幾十年甚至上百年之后,這些樹木將長成參天大樹,和校園建筑交相輝映,形成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如果說楓葉建筑和樹木是楓葉百年歷史的物的見證,那么,遍布全球各地名校的楓葉學子是楓葉百年基業的人的見證。如楓葉教育創始人、董事長任書良博士所言:“若干年后,一定會有偉人和各行各業的領袖乃至影響世界的人物從楓葉走出去,這是楓葉中西教育優化結合的理念和體系決定的。”楓葉數以萬計的畢業生走出國門,走向世界,服務于社會各行各業,已有經濟、教育、科技制造行業的楓葉畢業生以他們的業績回報祖國。他們也會為楓葉教育百年基業長青不斷增添光彩。

楓葉是中國的楓葉,世界的楓葉,楓葉人的楓葉。隨著楓葉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不斷深入,楓葉“中西教育優化結合,實施素質教育”的理念和實踐不僅在中國,而且會在世界各地發揚光大。我心中的楓葉百年夢,應該是所有楓葉人的夢,全體楓葉人將為實現楓葉百年夢而不懈努力奮斗!